云岫成诗

[凯莱]共饮一江水

树:

※雫姐的和风paro,人物ooc慎


※有些猎奇的和风古风融合,所以出现我国古代诗句也请……umm


※be注意


※部分语句取自诗句





00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街角传来女孩子们的嬉笑声,戴着粉色五角星发饰的棕发女子看着女孩子们笑闹着走远,那双蓝色的眼睛望向隔着街的那一条贯穿整个小镇的河流。




她犹豫了很久,终于掬起袖子,还是把手里的东西缓缓放到水里去。




"君住长江尾……"




01




行人立马意迟迟*




凯莉拉着莱娜的手,穿过重重人流。两个生得清秀的女生在市场上的买菜大爷大娘眼里是极为受欢迎的。不消一会凯莉手上就拿着了一个店家大叔送的苹果糖。




她拽着莱娜的手,两个女孩子两只手牵着,黏腻的汗水附着在她们的手心里。粉色的和服在跑步途中被风吹着作响。





"凯莉——我说啊——"莱娜跑在后头,腰间松松绑着的蝴蝶结像是要飞起来一样。她的绑住前额的发绳在跑步过程中一摆一摆的,看上去就像是要掉下来。




"什么?"凯莉停下来,大中午日头当天的似乎也忘了松开莱娜的手,两个女孩子站在巷口喘足了气,莱娜才开口——她怪不好意思的,毕竟这是她头一次邀请自己唯一的朋友。




"我是说啊,"她抬起眼来,那双显得淡一些的灰褐色眼眸像是落入了一片阳光,"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参加夏日祭呢?"




她不会多少和人交流的技巧,因此别人总觉得她是一个很冷漠的人,没有几个同龄的女孩子愿意和她玩。除了那天凯莉伸过来的一只手——她也就理所当然握住了她,至今没有放开。




凯莉似乎是因为这个邀请的突然而怔忡,她愣在那里半晌没来得及回应。夏日的阳光直射下来,蝉鸣聒噪全部逃进了这遮天蔽日的浓荫里。她眨了眨漂亮的蓝眼睛,然后咧开一个舒心的笑容。




接着莱娜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听到少女的声音还带着稚气的温柔。




"我当然是和你去的呀,莱娜。"




她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化开了,就像这在烈日下有些融化了的糖果。








02



夏日祭的那天晚上,两个人偷偷的从父母身边找机会逃开。他们在卖苹果糖的摊位前撞见,凯莉的额头上还恶作剧般的戴着狐神的面罩,看上去可爱又滑稽。





两个人隔着灯火,隔着拥挤的人群,隔着一副面罩,傻傻的露出笑容。






莱娜上前几步,当她切切实实站在灯火下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衣服与凯莉的竟然有几分相像。凯莉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她故意没有说出来,狡黠的朝莱娜一眨眼,将面具佛上,然后再度拉起她的手,往人少的镇口跑去。





镇口地势比较高,河水到了这里变小变窄——四周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去了夏日祭,于是原本人来往镇口人影寥寥。四周寂静得能听到夏蝉在鸣叫。那一轮月亮全部倾倒在水里,安静又柔和得不可思议。





"这里能看到最漂亮的烟火。"凯莉如此解释道,她将莱娜带到水边的两块石块上坐下,把鞋子和袜子脱掉放在一边,脚伸入清凉的水中。




她们两个女孩子没有带多少钱,你凑我凑才拼出一根苹果糖的钱——莱娜象征性地咬了一口糖果,然后就全部推给凯莉。




她知道凯莉喜欢甜味。




烟火在她看到这个蓝色眼睛的女孩子转过头来眯着眼睛朝她笑的一瞬间炸裂开来,让莱娜的视野有那么一瞬的清晰——她看到凯莉偏过头朝她笑着,然后用手轻轻擦去她嘴边的红色糖果的痕迹。




那双蓝色的眼睛里装着整片天空。




她这样恍惚的想着,心跳漏跳了一拍。凯莉在一瞬间不着痕迹的缩回了手,烟火消退了,一切回归黑暗——她庆幸莱娜没有看到她同样涨红的脸。心跳的那么快,像是要从嗓子里跃出来一般。




月上柳梢头*





03




变故出现在好多年后,其实也就是莱娜正好二十岁那年。




凯莉带着想送给莱娜的金属的书签——她想好了,她得把自己的心情全告诉她,即使被拒绝,大不了也是朋友。




但她即将出门的时候,鬼狐把她拦住了。




"哥,你干嘛。"




"我要问的是你想干嘛。"鬼狐把门关上,"父亲叫我来通知你收拾行李准备明天离开,这个镇子我们暂时不能回来。"




"——为什么!"凯莉哪管他这个挂牌哥哥讲的话,她绕过鬼狐想直接推门离开。




"我知道你是去找莱娜,"鬼狐看着少女一顿的动作,"但是今天早上河流下流——就是镇子的下半部分爆发了瘟疫,已经死了很多人了——那个叫莱娜的女孩好像只有一口气了——你去了也没用。"





凯莉像是浑身被冻住了一样,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她心底蔓延开来,她无法否认这种迅疾的感情就是来源于爱。




她狠狠地推开鬼狐,冲出门去。




男人看着她跑远,冷哼了一声,神色里尽是不屑。




"……命都不要了,愚蠢的友情。"






04



人约黄昏后*





凯莉推开门,光线照进屋子铺在地上摊开一片过于悲伤的黄昏。莱娜还是坐着,似乎还想证明自己没有孱弱到需要卧病在床——但凯莉看得出来她很糟糕,似乎下一秒就会断气一般。





莱娜抬眼,那双灰褐色的眼睛暗沉沉的,没有一点光。她看向凯莉——但被注视着的凯莉却完全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你还好吗,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不要担心。这些都是说给人安慰的话,而凯莉清楚莱娜从不高兴听到这种安慰。生与死的鸿沟太长太远,她没有办法去解释,也没有办法让莱娜在她身上寻到一点慰藉。




她走近莱娜,搬条椅子靠在她身边,屋子很静,静的像是那个夏日祭的夜晚,夕阳苟延残喘把最后一点光全部照进了这个屋子似的,让人感觉两个像是要就这样化在一片光里。




凯莉听着莱娜的心跳,感受这她微弱的呼吸。然后在下一秒,太阳完全落到地平线以下的时候,她感觉到莱娜的心跳随着这黑暗的降临停止了。




太阳带来了她,残阳带走了她。





她的生命,消散在了一片光里。




05



"夜夜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




女子的声音远了,那个被她放下水的物件再次浮上来,顺着水流一路向西。它是金色的,就像是女子年轻时甚至还没开始就未果了之的爱情。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夜夜思君不见君,


共饮一江水。



FIN


评论

热度(19)

  1. 昼夜风水云岫成诗 转载了此文字
  2. 雾隐 转载了此文字
  3. 云岫成诗 转载了此文字
  4. 德赫亚腹股沟大牌 转载了此文字
  5. 这是一个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