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岫成诗

[雷安]棋局

树:

*短篇,短到懒得打预警和简介,是真的分手(??)艾特一下主页君w @雷安jiqing九十分


*和醋哥的联手合作! @醋 (虽然我觉得这个为难他了(抖))


>>


00


每逢新雪出霁,我便能看到你的背影铺满了如同棋子一般绰绰的月影,而你的前方是暖黄色的灯光。


01


安迷修在下午的时候回到了家。他喉咙躁得很,于是他跌跌撞撞地冲到冲到茶几上给自己到了一杯水。然后他看着午后的阳光落在墙上的挂钟上,估摸着雷狮过会估计是到家了。


他脚一伸,磕到了什么玩意。被他脚这么一堆这东西还发出一阵块状物和盒子的撞击声。安迷修能从角落里窥出一点这个盒子的模样——是一个方形的木盒。


于是他把木盒子从桌子底下取出来,坐到一边的沙发上仔仔细细的在脑子里搜刮了好久,半天才反应过来。


哦,这不就是大学的时候我和雷狮下棋的那盘棋子吗。


02


安迷修和雷狮的相遇到底只能称得上不是冤家不聚头,一聚头就是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就像是当初安迷修没有想到他下一盘棋都会引来雷狮的围观,他也同样也就从没想到过他们之间竟然这样兜兜转转还能在一块这么久。


就像是这棋局一样。


安迷修和雷狮当初都解不开棋局的最后几步,白色和黑色的棋子纠纠缠缠在一块这么久,竟然成了一个死局。他解不掉,又不舍得毁了它。于是安迷修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罢。


天一点点黑沉下来,穹顶铺开墨色,像是最古早的水墨融化在了一片钴蓝色的玻璃片上。外面开始下起小雪来。夜间温度骤降,室内开了暖气。安迷修打开了一盏灯,把棋局摆好——这时候他恍惚有一种错觉。


这个错觉说来也可笑——这个场景和四年前何其相似。不过地点换成了宿舍,两个青年冻得抖腿还是凑在桌子前头,借着台灯的那点光下棋。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牙齿咯咯地抖着,嘲笑说你这个南方人怎么就这么不经冻。安迷修一胳膊肘捅回去。


靠,嘴上留点口德行不。


然后雷狮躲开了,一边还凑上去轻轻的在安迷修的嘴唇边上扫过一个吻。


彼时真当是少年,一点点的悸动就被大脑神经放大,直到成了不可控的燎原之势。


03


雷狮回来的时候很惊讶安迷修还在屋里——毕竟他已经把东西给收拾好了,照安迷修的性格可不会留在这里专门和他说一句再见。要知道如果他这么讲的话今晚互殴的可能性极大。


然后顺着安迷修的目光——他注意到了那盘棋。


哦,是这玩意啊。


雷狮的心情有些微妙的和安迷修如出一辙。他脱下外套——他非常的明白安迷修想拉他在这个重返单身之夜干些特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东西。


于是他把外套往沙发上一丢,撸起袖子摩拳擦掌地接过自个的黑棋。别说他还真是在毕业以后都没碰过棋子,安迷修估计也和他半斤八两。但毕竟是分手棋,别人都是分手礼物分手炮的,下的别开生面之中还有隐隐约约的尴尬 但安迷修不在乎,他雷狮也就更加的不在意了。


灰尘在那一盏灯周围被渲染出漂亮的颜色。屋内的家具都被套了一层防尘布,在昏暗的光线下隐隐绰绰,看上去非常渗人。


但是他们又下到了死胡同里去。与多年前一模一样的——他们便又是平局。


04


他们盯着棋局老半天都没讲话,就当雷狮想站起来的时候,安迷修突然就开口了。


雷狮,他说。


人生若是无悔,那该有多无趣。我与你,就像这盘棋,今天就摆在这里,不再动弹便罢。


然后他站起来就往玄关走——安迷修没有带着那盘棋,雷狮也没有。他们的行李全堆在门口。说是堆,也不过是两个行李箱罢了。


他们穿好衣服就往外走去。雪停了,北国的雪落在地上没有化,倒是积了那么薄薄的一层。安迷修呼出一口热气。他们两个人并排走着,旅行箱的轮子在安静的夜里与地面摩擦出一长串的杂音。泛着一点暖黄色灯光的冰冷空气落进了两人的眼睛里。像是浮动着那一层层的雾气。


最后他们走到了要分道扬镳的岔路口,他们这才最后看了彼此一眼。路灯之下,他们被灯光照耀,却又尽显寂寥。


"再见。"


然后两人同时转过身,迈开步子,风吹鼓起他们的衣服,在夜里就像是两只渐行渐远的黑色孤鸟。


黑夜吞没了他们。


END


这之后呢,这两个人怎么样啦?


绿眼睛的酒保抬起头来微微的笑了,给女孩子递了一杯颜色漂亮的鲜橙汁。


然后他才说。


他们彼此说着再见。可彼此心里都明白,这次再见,即是永别。

评论

热度(89)

  1. 昼夜风水云岫成诗 转载了此文字
  2. 剪灯 转载了此文字
  3. 雾隐 转载了此文字
  4. 不暖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可爱安卓,在线气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木樨棱 转载了此文字
  7. しおみ・としゆき晴 转载了此文字
  8. 云岫成诗 转载了此文字
  9. 墨珢 转载了此文字
  10. 德赫亚腹股沟大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是可爱的临渊吖 转载了此文字
  12. 这是一个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13. 樱舞罗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樱柔